锦灯笼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往事六五玉花 [复制链接]

1#

明儿便是中秋节了。

每年中秋前后的日子,也是我们这边收庄稼的时候。相比较初夏的麦忙时节,小时候的我更喜欢秋收。

当然,孩童们喜欢的可不是田野里成熟的玉米大豆,而是那一垅垅庄稼之间所生长的野草野果。

因我从小皮肤对玉米大豆上的毛刺过敏,所以家里人秋收时带我去田地里只会让我随意去玩。我会喊着村里的小伙伴们,顺着田埂河边肆意的奔跑玩耍,顺便寻找那些只有这时才能寻找到的野果昆虫。

金黄饱满散发着阵阵香味的灯笼果,吃起来又香又甜微带酸味,是田地里最为常见却也极为美味的珍馐。哪怕现如今我已经三十多岁,在水果店里若看到了香姑娘,也会买上一些带回去吃。只是现在买到的香姑娘,虽然个头很大,但不及野地里随意生长的那些香甜。

还有小小一颗枝头上挂满黑紫色果实的龙葵,把那些黑紫色的果实一把撸下,然后塞进嘴里,口腔里满是甜而不腻的紫色汁液,沾满了孩子的双手和脸颊,也沾满了整个儿时的秋天。

这两个应该是北方农村孩子在秋天最容易搜寻到的美味零食。除此之外,孩子们还会捕捉蚂蚱蝈蝈,手巧的大人会用野草的长叶子编上一个小笼子,将蝈蝈放在笼子里面。孩子们撅着屁股在红薯垅上刨出埋在地里的红薯,然后再地上挖上一个小坑,在坑里铺上一些干枯的玉米秸秆,将红薯放在上面,点燃秸秆后,用带有火星余温的灰烬将红薯掩埋起来。等上个十几分钟,香甜软糯的烤红薯便做好了。

大人们在田地里弯腰割着豆子或砍倒玉米秸秆。孩子们在已经收割完的地里欢呼着扒出红薯,因为太烫,不得不将红薯在两个手中倒来倒去的吹气,黑色的秸秆灰烬沾满了孩子的小手,装在草编笼子里翠绿的蝈蝈清脆的叫着,伴随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飘荡在这个看似艳阳高照却再无炎热的季节里。

忽然想到,十年前我家还未搬到县城的时候,也是这个季节,我若从外地赶回来帮家里务农,父亲总是会从口袋里掏出大把大把的香姑娘放在我手上,那是他刻意捡了留给我的。尽管当时我已经二十多岁,在别人眼里已然是一个高高壮壮的大小伙子,但在父母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满脸沾满龙葵果实汁液,举着红薯在田地里奔跑着的孩子。

只是时光荏苒,那些奔跑在田野里的孩子,已然长大。而慈爱的看着他们成长的父母们,也不知何时,变得佝偻苍老,如同秋日里的太阳,仍旧光芒万丈,却再无炎热。

年幼时跟我一起在田野里调皮捣蛋的小伙伴中有一个孩子,名叫正儿。

正儿年龄跟我差不多大,我们两家距离又比较相近,所以平日里我俩关系最为要好。正儿家的院子里长着一颗很是茂盛的石榴树,每年这个时候,那树上都会挂满摇摇欲坠且红彤似火的时候。

而正儿总是会带我去他家里摘石榴,而且让我随意摘随意吃。不止如此,正儿妈妈还会特意挑选出个头大籽粒饱满的石榴专门送到我家里来。那时不懂,只是觉得正儿母子俩真好。

直到这几年我开始写故事,询问家人母亲治病的故事素材后才知道,原来正儿妈妈也是我母亲给治好的,甚至结婚都是从我家里发的嫁。

正儿妈妈叫玉花,现在年龄应该已经六十多岁。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得了一场病,但并不是鬼邪之症,而是类似于急发性肾炎之类的病症。玉花家里有三个兄弟,她父亲本就是重男轻女之人,所以玉花得病后,她父亲并未准备给她看病,而是想着随便给她吃点药把病压住,然后跟别人换个亲让自己的儿子能娶到媳妇就行。至于治病什么的,女儿早晚要嫁人成为别人家的人,何必浪费这个钱去,以后谁娶了她谁给她治就是了。

好在玉花还有一个疼爱她的妈妈,偷偷医院。后来玉花妈妈带着她回村之后,却没想到迎来的却是自己父亲的无故谩骂和殴打。

在那个年代农村没有什么电话,玉花妈妈带着玉花偷偷去了县城,玉花父亲并不知道自己老婆和女儿去哪里了。村里有人开玩笑地说玉花妈妈带着玉花偷跑改嫁了,这惹得本就脾气不好的玉花父亲更是暴跳如雷。

十几岁的小姑娘,得了病家人不给治,自己母亲好容易带自己治好了病,回到家里却是两人都被父亲打了个半死。在想着日后自己只能够当做换亲嫁出去给自己哥哥换一房媳妇,满心悲伤愤恨的玉花越想越气,最后趁着夜深投了井。

也幸亏有人起夜给牛马打水喂料,及时的发现了投井的玉花。玉花这才免于一死没有丢了性命。

但玉华父亲并不觉得内疚心疼,反而变本加厉的辱骂玉花,说她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白养了这么大,怎么着也得嫁出去换点钱回本才能死去不是。

本就满腔愤恨的玉花听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这番话语,当时气急攻心便昏了过去。

醒来之后,玉花便疯了。

看着疯癫傻笑的女儿,玉华父亲仍旧极为混账的说道,这他娘的怎么成了个疯子,这下倒好,赔钱货彻底赔手里了,谁家也不愿意娶个疯子呀。还指望她嫁出去给儿子换个媳妇呢,妈的,现在还得养着她一辈子。

在玉花疯了一两个月之后,玉华父亲再也忍受不住这个整日疯癫不认识人的废物,竟然直接将玉花赶出了家门。

玉花疯疯癫癫没有清醒之日,每日在村里游荡,靠着柴火垛睡觉。玉花妈妈心疼女儿,但又怕自己丈夫打骂自己,只能偷偷给玉花送些饭菜,整日以泪洗面,不知今后该怎么办。

后来一日,同村的人告诉玉花妈妈,说某某村有一大姐治疯病极为见效,而且不收分毫,可以带玉花去看一下。

玉花妈妈再次偷偷带着玉花离开了村子,来到我家之后,刚见到我妈便扑通跪下,求着我母亲救救她女儿。

母亲给玉花搭完脉说道,你这女儿不是被东西缠的,她这是活活给气疯了的呀。

玉花妈妈一边抹眼泪一边将事情前后告诉了我母亲,我母亲叹气说道,天底下有几个这样的混账爹。随后安慰玉花妈妈道,还好你女儿疯的时间不久,我能给治好,你不用太过担心。

扎针不过半月,玉花便已基本恢复正常。这本应是一件大好的事情,然而玉花却犯了难。

回家么?回家继续面对着那个混账父亲?然后等着被当畜生一样嫁出去换些钱财或者换一房自己哥哥弟弟的媳妇?可不回家,天下之大,又能去哪呢。

在这里我先跟年轻的同学们说一下,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在九十年代农村人才开始去往城市打工,在这之前,人们是没有这种概念的,他们的思想理念仅限于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很多农村老人,这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可能就是镇子或者县城。

母亲看着愁容满面的玉花,说道,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玉花急忙问道,什么方法?

母亲道,你不想回那个家情有可原,但若是不回去之后你该如何生活,除非能找一户人家嫁了,我倒是能给你保媒牵线,只是我们村大多都是穷的叮当响的小伙子,没啥聘礼能给的。

玉花叹气说道,哎,都是穷苦人家,谁还能想着攀高枝儿呀,只要四肢健全人品好就行,我不求别的。

母亲笑着道,您要是就这么个要求,那就太好办了。

之后便是母亲做媒,给玉花和村里的一小伙子牵线,两人都表示满意之后便挑了日子准备结婚。各位可别奇怪,那个年代,十七八岁相了亲后就结婚的,比比皆是,没啥大惊小怪的。

因这桩婚事玉花父亲并不知情,所以玉花也只是跟自己妈妈提了一下,然后从我家里发的嫁。

玉华父亲后来得知这事儿之后,带人来了我们村子堵在我家门,要我母亲给他一个说法。母亲看着一群杀气腾腾的人淡然的说道,你女儿活活被你气疯的,你也不管不问,还给赶出了家门,现在我给治好了,怎么,你又想要回去给你儿子换媳妇了?你把她赶出家门时就代表着你已经不要这个女儿了,人家嫁鸡嫁狗也好,饿死在外也好,都跟你没了一毛钱关系。

玉花父亲被我母亲这番话塞得哑口无言,最后只能梗着脖子说道,再怎么着,那是老子的女儿,你一个外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今儿,我非得教训教训你不可。

母亲笑着道,外人?我给她治好了病,相当于再生父母,这恩情可不比你小。还有就是,你教训我试试,鬼鬼怪怪我都治的了,我还治不了你这个一个命贱如黄土品行如畜生的人?

正在这争执期间,玉花跑了过来,将我母亲护在身后,恶狠狠的瞪着她父亲骂道,咱们村里你人还没丢够么,又跑到别的村里丢人现眼。

这时玉花已然身有怀孕数月,肚子微微隆起。玉华父亲看到玉花这副模样,气的嘴唇直哆嗦,最后当着众人的面扇了玉花几巴掌后甩袖而去。

先不说玉华父亲不是东西,之所以玉花父亲作罢离去,是因为他的传统思想,玉花未婚也好,结了婚也好,他作为玉花的父亲,他觉得自己有权利将玉花带走,但玉花怀孕了,这在他那封建的思想传统里则认为,玉花成了别人家的人了,跟他再无多少干系,那几巴掌,也只是为了发泄自己心里的怒气罢了。

别觉得可笑,那个时候就是如此。

就这样,玉花彻底的留在了我们村里。没多久,老大出生了,又过了几年,玉花又产下一子,唤作正儿。

玉花一家人虽然日子过得平和安详,但并不算富裕。年左右,老大已经二十来岁却因家穷,连上门说媒的人都没有,而作为老二的正儿也已然退学,之后也是要成家立业娶媳妇。玉花夫妻俩那是愁的夜夜难眠,只能每日辛苦的去工地上干活赚钱。

干劳累之活的人,大多喜欢喝些白酒,因为晚饭喝些白酒后能快速入睡,以及第二日能消乏解困精神抖擞。玉花和她丈夫也不例外,但因为要省钱攒钱给两个孩子以后结婚用,所以他俩只肯喝那种散装的廉价白酒。

几年过去了,老大和正儿都结了婚娶了媳妇。玉花和她丈夫也终于可以清闲一些时日,不用再每日去工地劳命的干活。夫妻二人每日在家种种地聊聊天,日子很是悠闲。

但唯独没有改变的,是玉花夫妻俩仍旧每日都会喝打来的散装白酒。而且酒量日益剧增,两人也从无节制之意。

一日玉花身体突发不适,医院。大约几天之后,玉花丈夫来了我家里,寻找我母亲。

那时我母亲已经六十多岁,不再给人治病,所以我们并不知道玉花丈夫火急火燎的从县城赶回来找我母亲干什么。

原来,玉花住院后,医院禁止玉花再每日喝酒,一开始一两天还行,过了两天之后玉花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脾气极为暴躁,摔东西砸板凳,吵着闹着要喝酒。最后还是玉花丈夫偷偷买了一瓶二两的白酒给玉花喝了之后,玉花才笑眯眯的恢复了正常。

但第二日玉花再次烦躁起来,仍旧吵着闹着要喝酒。医院给强行控制了起来。

同病房的病人跟玉花丈夫说看玉花这种突然变脸的样子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跟着了,让他去就近找人看一看。

医院附近找了一个神婆,医院被一个死去多少年的酒鬼给缠上了,需要烧纸将其送走才行。玉花丈夫没有多想,立刻按照那神婆说的又是烧纸又是磕头,但玉花依然如同往日一样,只要没酒喝,看什么都不顺眼,脾气特别大,甚至明显能看到她的头和手一直不停的颤抖着。

神婆那边已经没了任何办法,让玉花丈夫另请高明。随即玉花丈夫便想到了我母亲,急忙火急火燎了赶回了老家,希望我母亲能救救玉花。

母亲听完后皱着眉头说道,医院,等她出院回来后带她来让我看一下。

几日后,玉花回到村子里,她丈夫直接把她带到了我家里。

原本肤色只是有些黝黑的玉花半个多月没见,整个脸色已经变得如同黄蜡一般,且毫无生气,本就有些衰老的脸更是垮了下来,眼神呆滞无光,猛一看,真如同被鬼上身一般。

母亲看了看玉花的样子,又给玉花搭了脉,然后说道,什么鬼上身,她就是喝酒喝的,之后不能再让她喝酒了,要不然她撑不了几年了。

玉花丈夫说道,医生也是这么说的,可她只要不喝酒的话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见啥砸啥,只要喝一口酒就能恢复正常,这么明显难道还不是鬼上身么?

母亲道,那叫酒瘾,跟XIDU差不多了都,你看好她,别再让她喝酒了,否则她要是能活过五年我跟你姓。

只是可惜,玉花医院里的医生说的都不对。他固执的认为,玉花这种判若两人的模样,一定是被鬼怪缠了所导致的。在之后的日子里,玉花丈夫对我家也变得不理不睬,每日带着玉花四处寻找能治疗所谓酒鬼上身的方法。

因玉花没酒喝便会变得极为暴躁,只要喝上一口就能恢复平日模样,所以玉花丈夫并未控制玉花的酒量,反而每日都会主动让玉花喝酒好让她不暴躁不摔东西。大概两年左右之后,玉花已经发展到每日清晨起床不喝酒的话,连从床上爬起来的劲儿都没有,手哆哆嗦嗦的一直抖动着,连个水杯都举不起来。

然而只要喝上一盅白酒,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生龙活虎正常无比。

母亲也曾上门劝过玉花和她丈夫多次,医院治病戒酒。却被两人耻笑说连个酒鬼都没本事治,还在这编瞎话说我们有病,看来你是真的老了,怪不得不治病了呢。

又过了一年不到的时间,玉花一日仍像往常一样喝完了酒卖力的干着活呢,却突然脸色煞白胸口难受,医院时,便已经断气了。

玉花丈夫现如今仍旧在世,只是,他再也不碰白酒了。

这个故事其实并没有过多出彩的地方,但之所以将这个故事写出来,是因为最近时间里,我收到不少关于家属酒精依赖的私信。

而且基本上每一个这样的私信都信誓旦旦的说一定是鬼邪问题,因为不喝酒那人便会发狂,摔砸东西,甚至打人骂人,但只要喝了一点酒,便会立刻恢复平日里的性格。

这种情况其实已经属于酒精依赖的重度表现了,而这个时候如果病人酒瘾犯了,他们便会失控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可能大家不明白为什么。其实,对于这种病人来说,酒精对他们的影响以及不亚于DUPIN对于瘾君子的影响了。所以这种病人才会如同DUYIN发作一般。

在出现不喝酒就暴躁易怒像变了一个人的症状之后,若不及时戒酒,很快就发展到不喝酒四肢无力,不能正常工作干活,更甚者,大清早不喝口酒连走路都费劲。当然,只要眯上两口酒,便立刻生龙活虎起来。

倘若真到了这一步,那便是真的离死也不远了。

而这种病,跟鬼邪却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苍纸

谢谢老板!!!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