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灯笼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这个姑娘很特别,年轻的时候你只能咬她,年 [复制链接]

1#

在东北有一种姑娘是可以吹可以吃的,这种姑娘小的时候开着笑脸的小花,长着毛茸茸的皮肤,到半大不大的时候也就是未成熟的姑娘,果实里面没熟的时候是粘稠状的,用手轻轻按顺时针数10下蹂躏一会儿,在按逆时针数10下蹂躏一会,抓住寸劲儿把屁股后面的叶子一拔,搜的一下,姑娘的后门就被拔开,然后或吸或挤把里面未成熟的种子全都和体液挤出来,越干净越好。但是一定要保证那个小洞的外沿没有破损,吹上气,整个姑娘就鼓溜溜的,把姑娘那个小洞夹在上牙齿和下嘴唇中间,此时一定注意,有瓜子牙的慎入,怕一下子就把姑娘薄薄的皮咬破,这时候上牙对下牙挤压就可以咬出咕叽咕叽的声音,这是东北小孩们小时候夏天经常玩儿的玩具。说到这里你们是不是想歪了,此姑娘非彼姑娘,这是一种学名叫做酸浆的植物,有的地方也叫灯笼果。为了方便写作和阅读,我还是把酸浆写成老家的姑娘吧。

今年在乌鲁木齐的街面上,我碰见了阔别多年的姑娘,久违的故乡感情我买了1公斤,在朋友的饭局上我把这些心仪的姑娘拿出来给大家吃。接下来的10分钟之内我很后悔我这个举动,我整整的费了10分钟的时间给大家解释这种“穿了一层衣服”的小圆果子叫什么。关于“姑娘”这个名字,李时珍做过考据:“盖姑娘乃瓜囊之讹,古者瓜姑同音,娘囊之音亦相近耳。”有的商贩大概是觉得吃姑娘不太好意思,很多人在读这个词的时候会加上很强的儿化音,变成“姑蔫儿”甚至“姑鸟儿”,写下来还会画蛇添足加个草字头以示是种植物。接着有一个美女问了我一个哭笑不得的问题:“为什么叫姑娘,不叫汉子她想吃汉子”全桌的男子汉全都击杯庆祝“姑娘你是不是想汉子想疯了”。谈笑间一公斤姑娘全被灭了,剩下的姑娘外衣遍地都是。

小的时候我家的园子很大,有一亩多地,在那个物质匮乏的物产极其低的时代,姑娘是一个不错作物,它耐旱成活率超高,结的果实很多,年轻的过时还是我们小孩药在嘴里的玩具。姑娘的秧苗有一种特殊的味道,一股子人们不太喜欢的味道,这倒和茄子秧土豆秧的味道类似,这种味道不但人不喜欢就连腻虫也不喜欢,苏娘秧苗很少有害虫。夏天小朋友上学都会挑几个大个的没成熟的放在口袋里,到了学校下课时间咬姑娘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是我们的乐事。做成一个好的玩具可不是开头写的那么写意,是一件及其细致的耐心的活,劲用大了姑娘的皮破了,拔屁股后面的塞子稍有不慎就会把口破坏掉,咬的时候稍微用力过猛里面没了气就会咬破。最盼望的就是秋天的到来,伴随着落叶姑娘也成熟了,成熟的标志就是一颗一颗的落在地上,这个时候把地垄沟弄得平整一些,每天拿着扫把和簸箕把掉在地上的姑娘扫起来,装在一个柳条编制漏风的筐里面,为了防止我们小孩和老鼠偷吃,妈妈会把这些姑娘挂在房梁上,等到冰天雪地白雪皑皑的时候,吃一颗姑娘真的会回味一生的。

想起了在北京一个城里的孩子,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前些年他去国外旅游,回来之后和我交流旅游美食说在美国吃到了一种逆天的水果:甜!不用洗!捻开皮就能吃!还有个特别高大上的名字:哥伦比亚龙珠果!我绞尽脑汁费劲八力脑补了半天也没猜出是何种水果。直到有一天我们出去喝酒在丰益桥地铁10号线路过一个水果店,这货指着堆东西它兴奋的说:就是这个!我瞬间石化了…我操,20刀一斤的哥伦比亚龙珠果尽然是我们东北寻常百姓家的姑娘。

现在市面上所谓“东北姑娘”,大抵都是灯笼果的栽培品种,有些是现代陆续引进的。根据颜色或来源,东北人把这类果子称为黄姑娘或洋姑娘。

中国确实有土生土长的姑娘,不过不是黄姑娘,而是红姑娘顾名思义,红姑娘的外衣和肉体都是红色的,块头也比黄姑娘大得多,成熟时非常显眼,因而也被当做观赏植物栽培。李时珍写道:“燕京野果名紅姑娘,外垂绛囊,中含赤子如珠,酸甘可食,盈盈绕砌,与翠草同芳,亦自可愛。”由于果实在植株上停留的时间很长,深秋时节宿萼的叶肉部分提前凋落,只剩网状的叶脉笼罩着果实,亦颇堪赏玩。这种红姑娘一定要成熟之后才能吃,没有成熟的有毒,吃起来闹心巴拉的,即使是红了的吃起来也是如此。

下面的图片是龙葵,也有叫天天的,我们老家的叫悠悠,你知道吗?它和姑娘是我们小时候最爱的水果了。

郝志伟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